当前位置:山西财经网 > 情感 > 正文

一幅画卖出2亿,别再说常玉是东方的马蒂斯了


admin| 更新时间:2020-07-14 21:42|点击数:未知

原标题:一幅画卖出2亿,别再说常玉是东方的马蒂斯了

原创 外滩君 外滩TheBund

价值两三亿的裸女画

原形益在那里?

常玉《绿色背景四裸女》,1950s,油画 纤维板,100*122cm,香港苏富比·当代艺术晚间拍卖,成交价:258,341,000港元

倘若民国艺术家也有炎搜榜的话,常玉的名字比来肯定居高不下。痴迷裸女与静物花卉的富二代,年少佻达却晚年潦倒的别国公子,他的油画又被拍出新高价了。

7月8日晚,香港苏富比春拍现场,常玉在1950年代的作品《绿色背景四裸女》,以2.58亿港元(含佣金)落槌。价格仅次于去年以3亿港元成交的《五裸女》,那幅全球最腾贵的华人油画作品,那时便“出圈”引发炎议。

2天后,香港佳士得拍卖场上,常玉晚年的静物画《青花盆中怒放的菊花》以1.9亿港元高价成交,再次表明常玉的作品价值在市场上固若磐石。

睁开全文

常玉《青花盆中怒放的菊花》,1940s—1950s,油彩 纤维板,110*60cm,佳士得香港·当代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,成交价:191,620,000港元

出生20世纪初年,常玉身处中国美术不起劲转型与行家辈出的时代。这位富家公子从前就远隔故土去了欧洲,但生前并未得志,家道中落后一无所有。

逝后仍遭到非议,尤其在高价的光环下,被贬为马蒂斯等欧洲当代行家无聊的追随者。

常玉在巴黎

那么,常玉的艺术作品原形如宝玉一度蒙尘,依旧市场虚浮的泡沫?吾认为,尽管有市场运作,吾们也该意识到常玉之美了。马蒂斯之于常玉是进步,但绝不是归宿。

01

市场与美学的二重镜

华人藏家极稀奇不喜欢常玉的。他是雅致有趣的象征,油画与水彩甚为宝贵,由此成为拍卖场上的“硬通货”。

但常玉生前画卖得并不益。

1966年不测死后,他的作品成捆散落在巴黎跳蚤市场,仅售数百法郎;由于他最大藏家亨利·侯谢的遗孀极力想脱离这些“儿童绘画”。

十年后,巴黎画商尚·克劳德·希耶戴独具慧眼,挖掘了这位被淹没的行家,方才使有SANYU落款的绘画重见天日。

常玉与良朋约翰·法兰寇,约1930年

借此机会,常玉留在台湾的绘画也浮出水面。因为在于,他1963年被黄季陆邀请至台湾举办展览,随即运送了近四十幅作品以前。但活泼的艺术家不谙政治潮流,他的护照压根不克前去台湾。

台湾官员黄季陆访问常玉的巴黎画室,1963年

这些画家倒霉“失踪”的画作,70年代被台北历史博物馆重新开箱,不少惜已重要受损。

1995年该馆举办了常玉回顾展,同期两场专拍中统统作品成功拍出,其中一幅《白莲》以1325万台币的高价脱颖而出,“常玉炎”的契机萌生了。

1995年,台湾藏家蔡明兴拍得常玉《白莲》

无疑,拍卖市场离不开幕后资本的运作。

常玉最早的助力来自台湾大异日画廊、帝门艺术中央等机构,香港苏富比和佳士得紧随其后,购进常玉在巴黎画商手中的作品,羁縻在华人圈中流传。

前苏富比台湾负责人衣淑凡是常玉的重要推手——以《五裸女》为首的天价拍品与她的悉心经营息戚与共。

1998年,衣淑凡与法兰寇在潘桐墓园为常玉修墓

这件画家生涯中尺幅最大、描绘裸女数目最众的油画,极为稀疏。

它曾被藏家陈泰铭在90年代购得,2011年以1.28亿港元成交,成为常玉首件破亿作品;2019年再次流通香港拍场,首先落槌3.04亿,盖棺论定了常玉市场真实的爆发。

常玉《五裸女》,油彩 纤维板,120*172cm,1950s

但“常玉炎”的奠定并不料味着资本的无端炒作,他在学术与市场中获得了双赢。

行为已过世艺术家,常玉生前作品的价格远矮于实际的美学价值,身后通过重复拍卖后才水涨船高,益像知足了人们对无名行家“被发现”的幻想。但归根结底,珍藏是与美学和艺术史息戚与共的学问,要理解常玉的价值,必要进入艺术与美的周围来分辨。

常玉《孤独的象》,1966年绝笔之作。常玉对良朋描述:“那是只幼象,在一看无垠的沙漠中奔驰………那就是吾。”

至于市场价值,就拍卖场的影响因素来说,最先是作品的真假(权威),再者是代外性。近两年拍出天价的裸女群像均是在50年代——“常玉风格”的成熟期完善。

再看稀缺性,现在常玉油画的数目有300件旁边,200余件在幼我藏家手中,一画难求。近年良益的流通性也为投资增补了活力,意味他具备了“洛阳纸贵”的条件。

常玉《弯腿裸女》,2019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以1.98亿港元成交

回归到常玉的绘画自己,情感他是一个书写东方之美的当代主义者。

什么是当代主义(Modernism)?清淡指向一战到二战前后的文艺作品,象征着对传统的逆叛和精神的解放。当代艺术家试图对抗传统,但他们不惧被后来者超越,由于他们自觉承担首了历史的一环。

20世纪西方最具影响力的毕添索与马蒂斯,吾们能够说他们的风格过时了,但没人拙笨到看轻他们的价值。常玉曾是与之同时代的遗珠,外国朋友眼中“身处西方的东方”,民国艺术家群体里无人比拟的波西米亚浪荡子。怅然的是,当代艺术的萌芽在中国美术史上很短暂,犹如昙花一现,更弥足宝贵。

02

巴黎的东方情调,

中国的当代主义

常玉来到巴黎的时间是1921年——经由蔡元培的“勤工俭学”政策,这个四川殷商之子开启了别国之旅。同期留法者还有徐哀鸿与林风眠,但留下的只有常玉。

一战以后的欧洲进入着名的“疯狂年代”,全世界卓异的青年才俊都荟萃在了巴黎左岸,这边仿若“起伏的盛宴”孕育着艺术的梦想。在电影《子夜巴黎》中,伍迪·艾伦借男主角之口感叹道:巴黎是宇宙的中央,是光之城——City of Light。

常玉(前排右一)与朋友在巴黎,1925年

活跃于蒙帕拿斯地区的“巴黎画派”就此着名于世。

差别国籍的前卫派艺术家没有共同纲领,只诉说了同病相怜:他们是西班牙的毕添索,意大利的莫迪里阿尼,俄国的夏添尔,瑞士的贾科·梅蒂,日本的藤田嗣治,以及法国的马蒂斯、杜尚和莱炎。

从中国来的常玉,如何能不被崇尚解放样式的视觉说话、乌托邦式的艺术理想所影响?他成功跻身于这个圈子,与东西方行家相识借鉴。

巴黎的咖啡厅

不拘一格的“大茅屋画院”与咖啡馆是他流连之处,他随时能画出“变形”的人体速写,感受波西米亚人的炼狱和天国。

一路留法的王季冈回忆:“常玉外出随带白纸薄和纸笔。坐咖啡馆,认有特出现象者,立即素描……其人美丰仪,且衣著考究,拉幼挑琴,打网球,更擅撞球。……但他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跳舞、也不赌。一生喜欢益是天然,翩翩佳公子也。”

上图:大茅屋画院;下图:常玉的速写

巴黎自力沙龙里有他的作品,即使在学术厉格的杜笑丽沙龙展中也备受肯定。

1932年常玉的群马展出于杜笑丽沙龙,图为2月10日出刊的VU杂志内的详细报道

但居住在巴黎是必要冒险的,尤其在曾经卓异的家庭休业后。

常玉没能在国际上一炮而红——这与他孤傲的性格有很大的有关。他为至交赠画时慷慨时兴,却拒绝与画商组相符,在别人请他画像时约法三章:一先付钱,二画的时候不要看,三画完后拿了画就走,不挑如许那样的意见。

常玉《红毯双美》,木板油画,1950s

杜尚、毕添索的经纪人侯谢特殊关注常玉,力捧他在国际画坛上扬名,但没过几年两人就破碎了。侯谢侨民美国后,与常玉有关的一切宣传从巴黎各大媒体消亡殆尽。他只能面对满布崎岖与难得的艺术市场怏怏不乐。

现在对他的推介常冠以“东方马蒂斯”、“东方莫迪里阿尼”之名,尤显西方中央主义的执拗,更有甚者将其视为高明的模仿者。

马蒂斯《舞蹈》,布面油画,1910年

马蒂斯绘画里奔放的“异域”元素与简明的线条,令常玉与之有几分神似,情调却全然差别。

以前者的画作《舞蹈》,到常玉的《五裸女》,再到二战后伊夫·克莱因按照该题材油画改编的《蓝色时代的人体测量学》,可窥见艺术史传承发展的谱系,剽窃的指斥是站不住脚的。

艺术家必然立足于艺术史来找到自己的位置。常玉在“巴黎画派”的辐射下自觉进走当代艺术创作,但他携带的东西痕迹令他差别于任何一个欧洲艺术家,或是中国艺术家。他的精髓在于线条有趣,纯熟有如“气韵生动”与“骨法用笔”,又画得如此直白性感。

常玉《侧卧裸女》,1930s

能够由于少年常玉被书画与宣纸教训,令他一生的作品都拥有流畅的书法性,晚年则愈发极简。因而他的油画不属于欧洲传统——1932年,他入选了巴黎格赫书店发走的《1910-1930当代艺术家生平字典》,在栽族成见剧烈的欧洲,留下了中国艺术家之名。

常玉《息憩裸女》,纸本水彩。吴冠中回忆,常玉往往用毛笔一口气速写出人体,正是书画之韵,授予了他油画之魂。

他属于世界艺术,因他在巴黎的“黄金时代”敏感地掌握了中国传统去发展新的当代主义绘画的能够性。这与徐哀鸿模式乃至中国美术史的逻辑南辕北辙。

常玉《暗底净白粉菊》

他们在巴黎友谊,徐哀鸿评价“朋友常玉,描有奇趣,惜彼不着眼于组织;其幅恒有微疵”;远在上海的徐志摩却大呼“宇宙大腿”的力量,期待转折国内沉闷保守的艺术界。与徐哀鸿相比,崇尚解放的常玉不曾有过“美术救国”理想,雅致的巴黎与蒙帕拿斯时兴的女郎难道不及以贪恋吗?

大浪淘沙,浪荡子常玉挑供了一栽美的模式,当代艺术市场终于给以了回音与荣光。但那样的时兴年代也一去不复返了。

文/Margaret

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有关删除

以上内容来自「外滩TheBund」

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走为进走追究与维权。

原标题:《一幅画卖出2亿,别再说常玉是东方的马蒂斯了》

浏览原文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山西财经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3-2018 版权所有